惊险熬过摸黑赶路‧脚车男耗70天‧大马骑到上海

  作者:   浏览: [ 445 ] 次

惊险熬过摸黑赶路‧脚车男耗70天‧大马骑到上海(吉隆坡4日讯)从马来西亚骑脚车远征上海的31岁大马青年周延翰,在70天长途跋涉4600公里的路程后终于安全抵达上海。这趟日晒雨淋且摸黑上路的难忘行程,并没有打击他对骑车的热忱,反而感叹旅途转眼结束,心里开始盘算着下一次惊险的骑车旅行计划。骑4600公里跨5国在电视台担任电视新闻助理製作人的周延翰是在7月12日从雪兰莪八打灵再也住家出发,并在9月20日晚上11点20分抵达女友位于上海市的住家,完成了净骑4600公里,并跨越马来西亚、泰国、寮国、越南和中国共5国的创举。他通过电邮接受《》访问说,他按照原定计划要在中秋节(9月22日)抵达目的地,但是遇到多重阻碍,包括坐船船夫拒载脚车、高速公路不让脚车通行,加上颱风来袭,最终选择搭巴士结束行程。他在20日上午前往杭州车站查探后,上了一辆去嘉兴市(杭州市与上海市之间的市镇)的长巴,抵达时已是下午3时,他发现还有一些时间,就继续骑脚车到上海。“到了上海边境镇的枫泾镇已经快6时了,本来打算在附近住一个晚上,明天一早才骑到市区去。岂知,因为世博的关係,一般便宜的旅社或宾馆都不能让我这个外国人入住,而附近也没有能让我入住的星级宾馆或酒店,别无他法下,我只好硬着头皮继续骑。”当时距离上海市中心大约还有80多公里,需数小时才能抵达市区,眼见温暖的家门就在眼前,即使曾经试过摸黑赶路的恐怖经历,他也决定提起勇气做此次行程最后的夜骑嚐试赶到上海市为止。“怕天黑赶路,主要是担心天黑了不容易找路和安全的问题,不过真正内心的挣扎,是自己非常怕天黑,特别是在郊区会有蛇越过马路。”他的女友本来要骑车到一个地方等他,但他无法确定自己从哪个方向抵达,女友只能留在家里耐心等待。他快要抵达时,确定了正确的方向后,女友才走到楼下路口迎接他。心存戒备没好好睡过周延翰指出,他过去70天住进各种不同的旅舍,因心存戒备而不曾好好睡过一觉,加上最后一天摸黑赶路,而且午餐和晚餐都不曾下肚,所以抵达上海时简直快要虚脱了,当下一刻只想吃饭和睡觉。旅程结束感失落受询及抵达目的地的感受时,他形容说感觉“很不真实、很恍神”。他透露,他在中国这段路程上,除了在亲戚朋友家借宿时能够睡得比较安心之外,一般住在旅社都很戒备,根本没能好好睡一觉。但是,旅程快要结束的上午,他深深感到当中的“失落感”。“我知道自己明天就会到上海了,一路上脑里不断闪过路途种种的画面,感觉好像昨天发生的事而已,这才惊觉我的旅途要结束了,其实自己还没有心理準备去接受,也不知道自己还要做甚幺了。”一骑就骑了一趟那幺远的旅途,很多人或许会觉得他应该有一段日子都不会再碰脚车了,恰好相反,他表示脑里其实在盘算着下一次骑车旅行的计划了。能够完成长达70天的骑车长征上海旅程,周延翰认为,是身边所有人的支持和鼓励才能让他顺利地梦想成真,所以,他感觉自己很幸运、很幸福,并且心存无限的感恩。想重新长征骑过的路周延翰说,如果还有机会,他想再重新走这一趟曾经走过的路,因为这趟旅程是他骑车长征的第一次,仍有许多主观的想法和看法。“因为是第一次,我缺乏很多方面的建设,特别是心理上的障碍。”他声称,如果能够重来一次,即使他当时觉得喜欢或不喜欢的地方,或许会有另一番体会。他也提出,他也会考虑再到泰国和寮国骑车旅行,这是因为泰国是一个非常适合骑车旅行的国家,衣食住行不曾是问题,虽然语言上有时候沟通不来,但当地的人都很友善,会让很多问题都迎刃而解。至于寮国,他认为寮国比起东盟国仍是一个贫穷国家,不过,寮国人和泰国人一样友善,使旅途增添了很多温馨的记忆。问答录:重新认识自己要再骑车旅行问:这次旅途得到甚幺样的启发?是人情冷暖还人间到处有温情?答:旅途上,我们自然会遇到不同的人与事,但我觉得关键不是在我遇到多少个好人或坏人,而是这一趟旅行让我重新认识自己。就好像我一直说晚上骑车危险,怕车子看不到我之类的,其实这些都只是其次,我自己内心真正担心的、怕的是我会遇上蛇。而这一次回国后,我就要设法让自己克服这个心理障碍。此外,一个人旅行的时候,不管你是开心、伤心、或无助的时候,你都是在跟自己说话、安慰自己、鼓励自己。因为真正的那一刻,你眼前的一切,真的就只能自己去面对而已。问:未来有甚幺打算?有想过出书、录制光碟或办分享会吗?答:一骑就骑了一趟那幺远的旅途,很多人或许会觉得我应该有一段日子都不会碰脚车了吧。刚好相反,其实脑里在盘算着下一次骑车旅行的计划了。至于出书、出碟嘛,很多人提过也说过,我并没有实际的想法。有人肯帮我出吗?我不介意哦。只要有更多人有兴趣出来骑脚车,我都愿意分享我的见闻。我一直认为,脚车曾是每一个人成长经过,我们不应该因为现有环境的种种因素,而剥削我们的权利,放弃骑脚车。问:一路上有甚幺人或事最令你感到难忘的吗?答:摸黑骑车最难忘吧,有一天不小心扭伤了脚,我路经几个小镇都无法找到住宿的地方,结果只能一路往前行。穿梭在漆黑的甘蔗田园,除了我脚车前灯外,就只剩天上的星光和萤火虫微弱的光线了。颠簸的大路,有着无数的坑洞和障碍物,我一直骑也一直在盘算到底怎幺办,同时也要不断安慰极度忐忑不安的内心。我知道女友也很担心,不断上网搜索替我找有住宿的地方,不时打电话给我陪我聊天。这20多公里摸黑的路,骑得特别漫长,时间好像停下来似的。【周延翰长征上海8项纪录】1. 全程共70天,凈骑了约4600公里──大概是四分之三的路程,其他的部分有的搭巴士或火车。2. 跨越5个国家──即马来西亚、泰国、寮国、越南和中国,以及曼谷与河内2个首都。3. 拍下数千张照片和7个录影带子──所拍的照片无法计算,而录影则是7个带子,因为受不了长期颠簸的情况下,录影机电池也坏了,没办法拍了。4. 全程仅花费3200令吉──比预算的3000令吉超出一点。5. 爆胎5次──前轮扎胎一次,后轮扎胎4次。其中最后一次是后轮因打气筒坏了,所以找人补胎的,其他都是自己动手修补来。另外,后轮的钢线断了3根,第1次在雪州大港,第2和3次在中国。6. 使用4国手机Sim卡──即马来西亚、泰国、越南和中国的手机Sim卡。7. 从左边车道走到右边车道──每个国家和地区的驾驶车道不同,其中马来西亚和泰国的驾驶车道在左边,而寮国、越南和中国则在右边。8. 体重只下降5公斤──出发时体重80公斤,抵达时75公斤。‧2010.10.04